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飞的心语

繁华落尽心静美,色即是空空即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尘世中一个凡人,曾经胸怀家国天下,曾经缠绵儿女情长,曾经象聊斋里的书生那样梦想遇上狐仙美眉,曾经想效法姜尚孔明遇上明君贤主开创一番功业。如今只是一个灰太狼先生,在平底锅的伴奏下过平常男人的生活。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男人花心不是罪  

2017-02-20 11:39:51|  分类: 儿女情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 

      男人花心不是罪,江湖拼搏太劳累。 

      冯缘是个老实人,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,两点一线,单位家庭,早起上班,晚上回家,日子过得平淡无奇,波澜不惊。冯缘也没啥宏图大志,人到中年啥事看得开,只求太平无事上班过日子,挣点死工资养活老婆孩子。在旁人眼里,冯缘是个好好先生,不惹是非,没有绯闻,上班伺候老板领导,下班伺候少爷太太,除了有点洁癖,习惯把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外,还真挑不出啥毛病。 

      冯缘是个老网虫,平日没啥爱好,就是喜欢上网,一上网就不想下线,经常上到深更半夜,有时兴起上到第二天早上5点,才依依不舍下线。冯缘热衷写作,最喜欢上的是论坛,尤其是网易的论坛,经常发表帖子灌些奇谈怪论,引来顶贴的同时也招来反对者,情绪上来了就互喷。冯缘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,从不人身攻击,讲究以理服人,每次都能驳倒对手,对手除了骂几句娘放几只羊驼之外,根本无法撼动他理论的高度。为此,冯缘在论坛很快声名鹊起,粉丝无数,每次发帖,必有大批拥护者争相顶贴,很快建起高楼,偶有几个反对者,也很快被粉丝们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了!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 冯缘没结婚前,上过网易一个叫《缘分的天空》的栏目,那是一个交友节目,里面帅哥美女如云。冯缘偶尔浏览到这个栏目,进去看了看,随便注册了一个账号,刚开始反映寥寥,没人注意他。于是,他给自己起了个炫酷的网名,再贴了几张自己精心拍摄的靓照,写了一段很有诗意的自我介绍,关掉栏目泡论坛去了。 几天后,冯缘再次打开这个栏目,惊呆了,收到了大量留言,不少都是美女,身材倬约,面容姣好,丰乳肥臀,性感迷人。美女们都对冯缘有好感,主动留下QQ,要求和他进一步交往。冯缘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,一下子加了不少美女网友,整天聊得乐不可支。 

       不过,冯缘还是有节制的,婉言谢绝了美女们的见面要求,仅仅聊天,不越雷池。毕竟他已经有了女朋友,即将结婚。 不过,美女们对冯缘的追捧依然让他乐不可支,从没想到自己这么有魅力。每天,冯缘都要花很多时间玩《缘分的天空》,去结识全国各地不同的美女。还认识了一个外国美女,英国约克郡的,非常性感。不过,英国美女一听说他即将结婚,就不再和他交往。冯缘心想,英国人果然是欧洲最保守的,如果是个意大利美女绝对不会这样,只怕早就上床了。 

       婚后某一天,冯缘在玩《缘分的天空》,被老婆发现了。老婆立刻大吵大闹,逼冯缘立下保证书,永远不要在网上泡妹,否则立刻离婚,净身出户。冯缘无奈,只好关掉《缘分的天空》,以后再没上过,基本也忘了这回事。 以后的日子里,冯缘老老实实听老婆的话,工资上交,按时回家,老婆说啥就是啥。老婆为了让冯缘收心,也特别体贴温柔,床第之间给了冯缘说不出的舒服和快活。冯缘每晚都被老婆掏得干干的,起床脚都发软,自然没心思再去找外面的美女了。酒是穿肠毒药,色是削骨钢刀啊!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 日子平淡无奇地度过,老婆有了,生娃那天冯缘是既当爹又当妈,老婆是剖腹产,换尿布喂奶粉一堆活儿全是冯缘包的,因为怀孕生娃,夫妻那事也做不了啦,老婆有点过意不去,不过看到冯缘忙里忙外,心里很欣慰。 都说儿子亲妈,老婆生娃以后,把儿子放在第一位,可苦了冯缘,根本没法挨老婆的边,总被差去伺候娃娃的吃喝拉撒加玩耍,难得有机会和老婆独处,老婆已经呵欠连天只想睡觉,做起来很不耐烦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时间长了,夫妻俩干脆分居,老婆和儿子睡,冯缘被赶到另一间房,独自解决问题。

       冯缘暗暗叫苦,都说女人产后可能会性冷淡,没想到自己就撞上了,几次想找老婆温存,老婆没好气地应付两下,转眼就抱着儿子睡去了,冯缘只好悻悻离开。 冯缘精神空虚得很,重新上网寻找乐趣,迷上了写博客,结交了不少美女博友,喜欢捧美女们的场,美女们也喜欢到冯缘的空间去逗留。冯缘心里明白,玩博看美女,如画饼充饥,越看越饿,但也实在没有别的消遣方式了。 

      一次偶然的机会,冯缘无意中又点开了《缘分的天空》,此刻这个栏目已经改名,叫《同城约会》,还另开了一个手机版的叫《花田》。冯缘见到了自己的老账号,里面的头像资料一点没改,原样保留着,但是无法看留言,想看就要充值交钱,不再是免费的午餐。冯缘习惯了网络支付,就用支付宝充了值。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 天哪!多年没来,没想到里面居然有几千条留言!还有不少礼物,那都是美眉们花金币送给自己的。每一条留言都对应一个年轻漂亮的美眉,个个明眸皓齿,酥胸肥臀,充满了魅惑。冯缘看得两眼发直,想不到自己在网上这么有魅力,为了回报美眉们的厚爱,一条一条地回复起留言来。
 
      美女们的热情超出了冯缘的想象,每回复一条留言,对方立刻主动留下微信或QQ,要求进一步交往。冯缘的通讯录里很快就多了不少美女,个个身材窈窕,艳光四射。其中有位叫“媚娘”的女孩特别热情,聊天时经常叫他“亲爱的”,冯缘听了心里好受用。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有一天,冯缘和媚娘在聊天,媚娘发来了一个文件,冯缘打开一看,偶滴神,原来是媚娘为他跳的一段艳舞——只见姑娘留着长长的刘海,遮住半边脸,穿着充满诱惑的黑色蕾丝透视装,披着薄紗,翩翩起舞,不停扭动腰肢,做出诱惑的动作,深凹的乳沟,修长的白腿一览无余,姑娘眉目传情,红唇欲滴,看得冯缘脸红心跳,直咽口水,感觉欲火焚烧,全身发热,渐渐意乱情迷…… 

      冯缘想见媚娘一面,媚娘很快同意了,两人在歌厅见了面,开了个包房,刚开始各唱各的,很快就坐在一块合唱一首歌。冯缘试探性地搂着媚娘的香肩,媚娘趁势倒在了他怀里,姑娘身上的芳香沁人心脾,冯缘忍不住闻了闻姑娘的秀发,亲吻起她的耳垂来了。姑娘发出嘤嘤的娇啼,主动把滚烫的红唇凑了过来,冯缘忍不住亲吻上去。这一吻,感觉像过了电似的,姑娘娇躯微微一颤,随即紧紧迎合冯缘的亲吻,两人紧紧拥抱着,任舌头在口腔深处缠绕粘合,难舍难分。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 姑娘丰满的胸脯,紧紧贴着冯缘的胸口,忍不住摸了上去,只觉得绵软丰腴,充满弹性。冯缘一把扯下姑娘的胸衣,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袒露无余。再也憋不住了,冯缘感觉自己快要炸了,下身鼓鼓的硬得像石头,疯狂地撕扯起姑娘的衣服来,当最后一件亵衣被扒下,一具白皙丰满的少女胴体袒露无遗。
 
      KTV的音乐依然在响,冯缘已把姑娘重重压在沙发上,使劲亲吻姑娘的脸颊、嘴唇、脖颈、胸脯……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。二十多年前,他曾经在大学的草坪上,忘情亲吻自己的初恋女友;十多年前,他曾经在自己的家里,这样亲吻自己的妻子。紧紧抱着姑娘那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,冯缘感觉自己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,重回那激情燃烧的岁月,全力冲向少女那神秘的秘境深处,用尽全力,直冲到底,直到一泄如注…… 

      当晚,冯缘没有回家,去宾馆开了房,和媚娘睡到了一起。冯缘抚摸着姑娘那光滑如丝的肌肤,问她怎么会看上自己。媚娘告诉他,她老家是湖南的一个旅游城市,考取大学离开家乡,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,每次回家,父母总要给她相亲,希望她嫁给村长的儿子。但见了一次面后,感觉和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一路人,压根喜欢不起来。每次回家,父母都要逼婚,她产生了逆反心理,害怕回家,不想回家,宁可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喜欢的男人,也不愿迁就父母。 “你就是我喜欢的男人。”媚娘说完,把头深深埋进冯缘的怀里。冯缘听了好感动,重新冲动了起来,又把姑娘压在了身下……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 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,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,一发不可收拾。冯缘很快又盯上了另外一个女孩。那姑娘网名叫雪瑛,相貌温柔贤淑,一看就是标准的贤妻良母。姑娘挺欣赏帅气的冯缘,曾留了不少言,一直没有回复。冯缘回复后,很快得到姑娘的微信和QQ,两人谈得很投机。两人见面了,在一家充满浪漫情调的咖啡馆,品着香浓四溢的咖啡,雪瑛告诉冯缘,她在一家外企工作,做外贸业务,收入颇丰。她从小家教很好,从小学到大学,从不和男孩随便交往,尽管很多男生都迷恋身为校花的她,她依然一心学业,从不他顾,工作后也是安心事业,业绩突出,如今已担任总经理职务。就是因为自己太优秀了,一般的男生根本看不上眼,结果年过三十,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男朋友。家人也给他相过几次亲,都是一次性打发,结果就成剩女了。按照现在的分类,已经属于“齐天大剩”级别了。 
    
    “你这么优秀的女孩,怎么会找不到护花使者呢?”冯缘不解地问。 雪瑛叹了口气,告诉冯缘,就是因为自己眼界太高,不肯随便将就,相亲过的男人,要么懵懵懂懂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要么低俗无趣老想占她便宜,要么说话无聊听了就打哈欠,要么喜欢炫富活像土豪有钱就了不起,统统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。雪瑛迷上了韩剧,喜欢韩国帅哥的风趣幽默,喜欢韩国帅哥的绅士风度,再看看周边,自己国家的男人怎么要么猥琐,要么粗俗,要么无趣,要么野蛮,跟人家根本没法比,同样是男人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“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欣赏的男人,我喜欢唯美的男人。”雪瑛深情地看着冯缘。冯缘会心地笑了。作为处女座,喜欢唯美是天性,冯缘无论日常生活还是在网上,都以完美的形象出现,尤其穿上西装,更是帅得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。

       两人聊得很投机,天渐渐黑了,冯缘主动提出送姑娘回家,姑娘婉言谢绝了。冯缘送姑娘出了门,来到停车的地方,雪瑛坐进车内,打开照明,突然发现前窗贴了张纸,以为是罚单,就下车想看个仔细。 冯缘正要回头去开自己的车,看到这一幕,一个箭步堵到姑娘的车门口,然后大喝一声:——“小子,别躲了,快出来吧!” 

      话音刚落,只见一个黑影从车底下窜出,飞也似地跑了。雪瑛吓得花容失色:“这……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冯缘告诉她,这是一个盗车团伙,故意在人家的车窗上贴一张纸条,晚上看不见,当车主打开灯光准备开车时,看到这张挡住视线的纸条,以为是罚单,就会下意识地下车查看,然后他们就会迅速从车底下窜进车内,快速发动汽车,不惜撞倒车主逃离现场,已有不少车主被他们撞伤,至今没有破案。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雪瑛吓得浑身发抖:“天哪!这社会怎么乱啊?” 冯缘扶着姑娘的肩膀,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:“还是让我送送你吧。”雪瑛点了点头。 就这样,两人各自开着车,冯缘开路,雪瑛随后,用蓝牙互相通话,一路护航把姑娘送到家。冯缘要走,雪瑛有点过意不去,邀请冯缘上楼坐坐。姑娘家装修得很典雅,处处透着温馨。雪瑛进屋换了一身衣服,看得冯缘眼都直了,平时以精明强干的女强人出现的她,也有如此娇媚迷人的一面。 

      闻着雪瑛身上那法国香水的味道,冯缘突然冲动起来,一把抓住姑娘的手。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雪瑛想挣脱,没想到冯缘突然把她整个抱起,吻上了她的嘴唇。雪瑛顿时感到天旋地转,浑身无力,任凭对方吸吮自己的香舌。从小到大,雪瑛从没有和男生有如此亲密的接触,感觉身体在发热,神智在迷糊,一股潜藏心底的欲望正在被唤醒,如同蛰伏的火山,即将喷薄而出。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冯缘老练地亲吻姑娘的脖颈,解开了扣子向两边一扯,白皙的胸脯顿时暴露在眼前。冯缘贪婪地舔了又舔,感觉就像香甜的奶油。雪瑛此刻已经忘记了挣扎,沉浸在情欲的享受之中无法自拔。冯缘突然感觉自己色胆包天,抱着姑娘走进卧室,衣裙如落英缤纷般落在地板上,一具洁白如玉的胴体横陈在床上,冯缘喘着粗气扑了上去…… 

     云雨过后,雪瑛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,抽泣起来。冯缘温柔地把她揽在怀里,请她原谅自己的一时冲动,说自己实在是太喜欢她了,愿意为她负责,长相厮守,永不分离。姑娘渐渐被冯缘说动了,接受了失身的现实,玉手轻抚冯缘的脸,说到:“我也喜欢你,以后你不能负我,明白吗?” 冯缘点了点头,抚摸着姑娘那性感柔滑的裸体,沉浸在温柔乡里幸福无边…… 

      欲海无边,冯缘已经无法回头了。不断有美女通过网络进入冯缘的眼帘,每天都是乐不可支。这些美女,有的精神无聊,需要陪伴;有的讨厌相亲,想自己找个合适的;有的夫妻生活平淡乏味,想找点刺激;有的跟老公离了婚,想再找个暖男抚慰受伤的心灵。美女们不约而同,全都看上了冯缘,交友信息络绎不绝,冯缘开始得意忘形,玩世不恭起来。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灯红酒绿的酒吧里,冯缘又约上了一位少妇。少妇网名叫梦寒,很有琼瑶味。冯缘打量着少妇,面容靓丽,打扮时尚,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。品着醇美的鸡尾酒,两人攀谈起来。少妇告诉冯缘,自己原本有一个家庭,老公在婚前曾经热烈的追求过她,把她像公主一样追捧着,三天两头给她送花送礼上馆子献殷勤,于是就接受了他。老公是个官二代,他爸是局级干部,大权在握,家里很有钱。结婚以后,才知道婆媳关系难处,他妈总是刁难她,让她难堪,而老公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总是向着他妈,让她感觉好无助。他爸明面上是个道貌岸然的大领导,实际上是个贪官,外面不知有多少女人。自从过门以后,他爸居然把色眼盯准了她,经常搽她的油。有一次,她正在睡觉,公公不知什么时候溜了进来,趁她熟睡想强暴她。她惊醒后拼命挣扎,无奈体弱无力,差点让公公得逞,结果婆婆破门而入,一阵撕打后公公逃了。她衣衫不整的样子被婆婆看到,狠狠挨了一个耳光,骂她狐狸精,勾引自己的老公。从此,婆婆更加变本加厉地刁难她,再没给她好脸色;公公也经常在儿子面前诋毁她,说她是个放荡的女人。老公更是对她不闻不问,经常到外面花天酒地,宿夜不归,找了好几个情人。她忍无可忍,提出离婚,坚决离开这个变态的家庭。 

    “梦寒,真没想到,你的遭遇,和琼瑶剧里的女主角简直如出一辙!”冯缘握着梦寒的手,语气里满含同情。此时此刻,梦寒眼中满含苦涩的泪,情不自禁地靠在冯缘肩膀上啜泣起来。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     冯缘用手帕搽去梦寒眼角的泪花,温柔地说:“过去的不愉快,就让它过去吧,希望我能给你带来快乐。来,咱们干杯!” 冯缘讲起了笑话,风趣的故事很快打散了梦寒的愁云,重新开心起来,听到精彩处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冯缘这才发现,梦寒笑起来的样子和原来忧郁的样子相比,更显得娇艳欲滴,魅力四射。 伴着酒吧暧昧的灯光,柔美的轻音乐,梦寒不知不觉喝得多了,头晕眼花,昏昏欲睡。“你喝多了,我送你回家吧?”冯缘嘴角掠过一丝狡颉的微笑,抚起梦寒走出酒吧。 
 
     酒店客房,洁白宽阔的双人床,冯缘把梦寒轻轻放下,梦寒依然恋恋不舍地勾着冯缘的脖子。冯缘仔细打量床上的美人,面色潮红,红唇微启,发出销魂的呻吟,鼓鼓的胸脯起起伏伏,雪白的肌肤如凝脂般粉嫩光滑,浑身散发魅惑般的清香,修长的大腿变换着撩人的姿态。冯缘感觉嘴巴发干,呼吸急促,双手颤抖去解开梦寒的衣扣……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     第二天,一觉醒来,梦寒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床上,下意识地捂着被子遮住玉体。冯缘正睡在自己身边。梦寒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,使劲拍打冯缘的胸膛:“坏蛋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!!!” 

     冯缘早有准备,一把把美人揽进怀里,使劲亲吻起来,紧紧压着梦寒的香唇。 “放开我,唔唔唔~”梦寒拼命挣扎,无奈冯缘吻得太用力,根本挣脱不开,只好用粉拳敲打冯缘的后背。渐渐地,抵抗变得微弱起来。 

     冯缘接着吻上梦寒的耳垂,脖颈,后背,亲得她浑身酥软,春情洋溢,不断发出娇喘声。 

     冯缘同时用温柔的声音说:“梦寒,亲爱的,你知道吗?自从第一次见到你,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你。请原谅我的冒犯,因为我实在太喜欢你了,见到你,我就很冲动。自从听了你的不幸遭遇,我对你,更是多了几分怜爱。你这么好的女人,你老公却不懂得珍惜,那是他有眼无珠,没有福气!但是,我爱你,我一定要用我的爱,好好补偿你受到的委屈,相信我!” 

     一番甜言蜜语,说得梦寒好好感动,眼角不由自主流下泪水,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心话?你真的爱我吗?” 冯缘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梦寒靠在了冯缘的怀里,说:“冯缘,其实我也爱你,希望你不要骗我~” 冯缘赌咒道:“亲爱的,如果我骗你,让我出门就被——” 梦寒连忙捂住他的嘴:“不许胡说,我相信你~”两人又倒在床上,温存起来……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冯缘就这样流连花丛,左右逢缘,就像一只在花海里采蜜的小蜜蜂。风流生活总是让人精神爽朗,冯缘好享受这种天天娶新娘,夜夜做新郎的感觉,相比单位里的单身狗们,冯缘油然而生一种强烈的自豪感,人家连女人的边都没沾到,自己却像古代的皇帝,三宫六院七十二妃,美女们排队等着自己临幸! 

   “冯总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前台小姐轻轻敲了敲办公室门。 “知道了,我就来。”冯缘出门,迎着前台小姐温情脉脉的目光,向会客室走去。 

     前台小姐花容月貌,身材修长,是公司宅男们心中的女神,说话很有亲和力,深得大家喜欢。男生们一有机会就想邀请她和自己约会,基本都被婉言谢绝。冯缘总觉得前台小姐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热情,不过他从不主动邀约人家。作为职场中人,他深深明白这个道理——公司的钱不能碰,公司的女人同样不能碰!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 进了会客室,沙发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,原来是——梦寒!“宝贝,什么事?怎么找到这儿来了?”冯缘不解地问。

      梦寒不急着答话,从爱马仕包里掏出一张纸条:“亲爱的,我有了,这是医院的检查单。” 冯缘头一下子大了:“什么你有了?” 梦寒白了冯缘一眼:“什么叫你有了?当然是咱们俩的孩子有了!说吧,什么时候和我结婚?” 

    冯缘感觉麻烦大了,呐呐地说:“结婚?我还没想好,你也知道了,我已经结婚了,没法再娶你。咱们不是说好了,做情人么?” 梦寒坚决不答应:“不行!你必须和我结婚,我要把孩子生下来。” 

     冯缘额头上,豆大的汗珠往下掉:“亲爱的,这孩子,咱们恐怕不能要……” 

   “啪!——”冯缘脸上火辣辣挨了一下。梦寒柳眉倒竖,杏眼圆瞪,一改先前温柔可人的模样:“不能要?这是咱俩爱情的结晶,你能说不要就不要?我不能让孩子生下来就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,你必须和我结婚,这事没得商量!” 

     梦寒的声音好大,外面的公司同事们也听到了,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冯缘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 

      这时,会客室的门打开了,又进来一个美女,原来是媚娘!媚娘身边还带着一个小男孩,一看见冯缘,媚娘就指着冯缘对小男孩说:“宝贝,快,叫爸爸!” 

    小男孩用稚嫩的声音喊:“——爸爸!” 

      冯缘急了:“别叫,这里是公司!”已经晚了,公司同事们已经围观过来看热闹,个个指手划脚,嘻嘻哈哈。前台小姐看傻眼了,没想到,平时正派规矩,从无差评的冯总居然这么有故事! 

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
     冯缘感觉自己没脸见人了,挤开人群逃离公司。摁开电梯门,出来的是雪瑛!

     雪瑛怀里,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婴儿,一见冯缘,揪住领带就问:“姓冯的,你倒是给个准信!你到底要不要和我结婚?” 

     楼道里人来人往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驻足观看,有人还在起哄,更多人在哂笑。

      冯缘脸上红一块白一块,实在无脸见人了,挣脱了雪瑛的纠缠,没命地从楼梯口往楼下奔逃。耳边不断传来人们的嘲笑声。 

      逃到楼下,冯缘傻眼了,街上全是美女,个个和自己约会过,怀里要么抱着婴儿,要么牵着小孩子,有男孩也有女孩,看到他,异口同声喊着同一句口号: 

  “和我结婚!和我结婚!——” 

   “不要!你们别过来!”冯缘声嘶力竭,不停地挥舞双手,渐渐陷入重围,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…… 

      男人花心不是罪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 
       冯缘猛然惊醒,原来自己玩电脑久了睡着了,做了一个荒诞的梦!一摸身上,已经全部被冷汗湿透了。 

      电脑屏幕上,交友栏目里的美女们依然是那么含情脉脉,性感迷人。冯缘苦笑了一下,把电脑关掉,准备上班。老婆孩子还在睡觉,冯缘轻手轻脚走过去,在儿子香扑扑的小脸上亲上一口,轻轻关上了门。

      迎着初升的晨曦,冯缘又奔波在风驰电掣的高架路上,心里依然美美的,不过多了几分责任感。爱,不仅仅是快乐与享受,更意味着责任与担当。冯缘很清楚自己的魅力,更清楚自己的无所作为,本身就是对世界和平最大的贡献!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8)| 评论(9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