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飞的心语

天地盖载之恩,日月照临之恩,家国水土之恩,父母养育之恩,师长教导之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尘世中一个凡人,曾经胸怀家国天下,曾经缠绵儿女情长,曾经象聊斋里的书生那样梦想遇上狐仙美眉,曾经想效法姜尚孔明遇上明君贤主开创一番功业。如今只是一个灰太狼先生,在平底锅的伴奏下过平常男人的生活。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外婆的南河湾  

2012-03-15 10:05:33|  分类: 儿女情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   哥一天天长岁数了,外婆也一天天老了。外婆对哥来说,是除母亲以外最疼哥的女人,回想小时候很多事情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外婆,妈妈的妈妈,对哥的这份疼爱,慈爱中带着深沉,关怀中透着期盼,无时无刻不在温暖着哥的心。

      外婆家在乡下,门前南方有一条宽宽的大河,河边长满了芦苇,大河在不远处转弯,形成一个宽大的河湾,那就是外婆的南河湾。哥小时候由外婆带大,经常和小朋友们在河湾边玩。河湾沟渠纵横,鱼虾丰富,哥特别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钓龙虾,每次挖来蚯蚓穿在铁丝上,然后把铁丝挂在芦苇做的钓竿上,放到水里不多久,贪吃的龙虾就咬钩了。这帮贪吃的家伙,即使被钓到空中,也舍不得松开螯手,这时只要把网兜往下一靠,龙虾就被逮住了。用不了多少时间就抓了满满一盆,回家煮了吃,鲜美极了。外婆家的水是纯天然的,在这样环境里长出的鱼虾,自然美味可口,别处都没这个味。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  哥出生那会,中国还在文革呢,外婆家自然也分在生产队里,每天在地里辛勤劳动挣点工分。老妈不是外婆亲生的,是外婆从西边那家领养的。因为这个原因,哥其实有两个外婆,但哥对西边那个外婆一点也亲不起来。哥只亲东边那个外婆,那才是哥的亲外婆。

     哥出生那天把外婆吓得不轻。哥爱折腾,十个月平平静静没给老妈找麻烦,就在这一天突然吵着要到世上看看了。老妈突然肚子疼得不行,连忙送往医院。那天晚上天象突变,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,突然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一个炸雷接着一个炸雷,声音大得震耳欲聋,白色闪电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。接生的医生也吓得不轻,从来没有遇上这样的事。奇怪的事,哥一出来,闪电雷声就奇迹般地消失了,好像神马事都没有发生一样。后来哥知道,历史上的此时此刻,在地球的另一边,正在发生战争,纳粹德国的铁甲雄师正是在这一时刻滚滚踏过波兰边境的,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爆发,那天的行动代号就叫——白色闪电!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  哥来了,外婆总算松了一口气,可第二个问题来了——哥居然不哭。对娃娃来说,不哭就意味着不呼吸,那可是要命的事啊!外婆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,眼看一个好端端的男娃就要这样没了,外婆急得眼泪直流,不住地求医生救命。好在那个医生有经验,把哥倒着拎起来,再往脚上拍了几下,哥总算给他面子,哭了几声。这个医生,后来外婆重礼谢了他。

      哥自小就很安静,不爱哭闹,带哥是很省心滴。哥其实是个不流眼泪的男人,也鄙视爱哭的人。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  哥自小就和外婆住一起。外婆下地也带着哥,哥那时结识了很多小伙伴,在田间地头结伴玩。外婆的地离南河湾不远,哥经常和伙伴们做纸船,然后放到河里顺流漂去,等船到河心,立刻拿起泥巴小石子把船一艘艘击沉。

     外婆家有只猫咪,是乡下常见的虎纹猫,哥喜欢叫它“猫大哥”,满院子去追它,害得“猫大哥”一见到哥就找地方躲,等哥走了才敢出来。除了猫大哥,外婆家的狗狗,猪猪,鸡鸡,鸭鸭也怕了哥,见到哥就躲。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  也不知从啥时候开始,哥喜欢看书了,经常一个人捧本小人书看个没完,看完就找小伙伴讲故事。也许哥的阅读习惯是那时养成的吧。哥那时记忆特别好,看过就不忘,晚上睡觉都是哥给外婆讲故事。

     外公还真是一个老船长。他是长江轮船公司的船老大,相当于船长,曾有一段传奇经历:——有一次一群国民党溃兵征用了他的船,让他上岸去买点吃的,他找个机会开溜了,后来船开往了台湾。有时候想,要是当时外公去了台湾,此时回来一定是个台商,回大陆投资来了。但历史没有假设,相比亲人分离,金山银山又算得了什么?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 哥小时候也贪嘴,外婆疼哥,有啥吃的都留给哥吃,自己啥也舍不得吃。要知道,那时候是经济困难时期,十年文革把国家折腾穷了,哥小时候楞是连苹果也没吃过,见到苹果皮也眼馋,你说哥会对老毛有好印象吗?那时乡下多的是柿子,这玩意甜甜的糯糯的,外婆家的柿子树也讨好哥,每年都结好多果子给哥吃。

    有一次,哥吃着柿子,突然感觉嘴巴剧痛,是一种火辣辣的痛。哥用手搽嘴,越搽越痛,忍不住大哭起来。哥的哭和别的小孩不同,是不流眼泪的干哭。外婆不知道咋啦,心疼得不住掉眼泪。外婆那时的眼泪,一多半都是为哥掉的。送到医院,很多医生都不知道咋回事,幸好有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,看出哥的嘴巴是被刺毛虫的毒刺给扎的。原来柿子树上有刺毛虫,毒刺粘在柿子上,让哥中了招。老中医用糯米团子把哥嘴上的毒刺粘附出来,哥不疼了。

   从此以后,哥和刺毛虫结下梁子了,见到就踩,踩成肉酱。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  哥搬到镇上和爸妈住一块,一有机会就回乡下看外婆。每次来到外婆家,哥都要叫上表弟表妹一起去南河湾玩。南河湾盛产鱼虾,表弟家在那边张网捕鱼,还搭了稻草房。每次把大网拉上来,都能看到活蹦乱跳和鱼虾和螃蟹,一般只要拉两网,基本一天都够吃了。那时的鱼虾那个鲜美,现在想想还流口水。

     有一次,老爸和舅舅们不知从哪里搞到几条河豚,于是做起了河豚大餐。我们那时的河里,有时候可以抓到河豚,不过很多人不敢吃,但也有拼死吃河豚的。河豚这东西,内脏和血处理干净就没毒,否则是会吃死人滴。那天晚上,当河豚一上餐桌,立刻满屋子飘香,所有人都流口水。但为了安全起见,女人孩子都不让吃,男人们包括外公、老爸、舅舅们上台面用河豚下酒。后来实在忍不住,大人总算让哥尝了一口,尝完就得吐掉。哥感觉河豚简直是人间绝品,鱼肉如同雪花般入口即化,鲜美程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好在那天,所有人吃了都没事,说明大人们的厨艺是过硬滴~~~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   哥上了学,功课越来越忙,不能象以前那样时常看望外婆了。听家里人说,外婆从来不忘记惦记哥,还是象以前那样,有点啥东西都给哥留着。外婆日子过得很简朴,经常到附近的小学去做点小买卖,卖些糖果和土产,挣两个小钱。后来,老妈盖房子,外婆瞒着舅舅们把钱借给了老妈。

    哥的舅舅们,老大是复原军人,回来后继续种地;老二顶替了外公的职位,在长江的客轮上做水手,后来升到大副;老三当过海军。哥放假后曾坐着二娘舅的船去过南京玩,逛了雨花台捡了几块漂亮的雨花石。船上有个舅舅的同事喜欢逗哥开玩笑,哥脾气火爆,抄起一本书把他眼角都砸伤了,这点事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对不起人家。别和哥开玩笑,否则有你好看!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     二娘舅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,经常和外公吵架,为了财产的事。他的儿子,也就是哥的二表弟也对外婆不好,经常骂外婆,有一次把外婆气哭了。不过,老爸是个好女婿,为了这事,和另外两个舅舅经常修理这个老二,哥也和表弟们联手修理过这个二表弟,凡是对外公外婆不敬的人和事,一经查实,严惩不贷!
     二娘舅经常被我们联合批斗,后来老实了很长时间。
     外公外婆一天天老了,哥升学压力好大,没时间去看望老人家了。哥只好在逢年过节的时候,去外婆家看看,送点东西。哥记得小时候曾经在婶婶家偷了一只人参,婶子很奇怪,问哥要人参干吗,哥答:——送给外婆吃!婶子好一阵感动,就把人参送哥了。但无论哥送给外婆什么,外婆都舍不得吃,外婆还是一个信念,把好东西留给哥吃!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 有一天,哥在上班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——外公过世了!哥心里一紧,急忙赶回家去。见到外婆时,外公已经躺在灵柩里了。哥心里好一阵酸楚,看到外婆哭得那个伤心,哥也忍不住鼻子发酸,就是哭不出眼泪。没办法,哥的眼泪从小就没有。那些天,哥陪着外婆守护着外公,外婆一下子老了很多,满头白发述说着无尽的沧桑。哥唯一能做的,就是紧紧握住外婆的手,希望能给外婆冰冷的心送去几分温暖。

    后来知道,外公突然去世和二娘舅有关。本来外公在医院里疗养得好好的,二娘舅来了,不知和外公争执些什么,外公气血攻心,当时心脏就发生了剧变,昏迷过去,后来一直没救活。为了这事,大人们后来一直吵得不可开交,直到现在还耿耿于怀。

外婆的南河湾 - 飘飞的心语 - 飘飞的心语

      外婆是个坚强的女人,费了很大劲,总算从外公去世的悲痛中振作起来,继续自己的生活。小辈们现在都很孝顺,把外婆照料得好好的。外婆没事去和乡里乡亲们打打牌,消磨消磨时光。乡下自然环境好,几乎没有污染,外婆还是过着当年的生活,一切和谐自然。哥每次回乡下,都带上自己的小宝去看望外婆。外婆看见小宝,就像看见当年的哥,乐得合不拢嘴。外婆还是老习惯,有好吃的给小宝留着,塞给小宝吃。有时候,看着外婆拉着小宝在南河湾散步的背景,哥恍如时光倒流,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。

 

    南河湾,南河湾,外婆的南河湾,留下多少童年梦想,阳光、撒网、滩涂、芦苇荡,还有一位老船长......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9)| 评论(2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