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飘飞的心语

男人花心不是罪,江湖拼搏太劳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尘世中一个凡人,曾经胸怀家国天下,曾经缠绵儿女情长,曾经象聊斋里的书生那样梦想遇上狐仙美眉,曾经想效法姜尚孔明遇上明君贤主开创一番功业。如今只是一个灰太狼先生,在平底锅的伴奏下过平常男人的生活。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动物世界版《让子弹飞》  

2011-01-17 13:27:36|  分类: 家国天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由于中国本土的历史上从没有产生过普选的萌芽,有的只是名义上的为民做主实质上的愚民政策,致使中国老百姓的思想始终是一元化的。刘伯温的《郁离子》记载的:楚国有个养猴为生的人,楚人都叫他“狙公”。每天早晨,他要在院中安排群猴,让老猴带着它们到山中采集野果。他从中征收十分之一,供自己享用。不交者,就加以鞭杖。群猴害怕他的折磨,都不敢违抗。 一天,有个小猴问群猴:“山上的果子,是狙公种的吗?”群猴答:“不是,是天生的。”又问:“除了狙公,都不该采摘吗?”群猴答:“不是,都有权利采摘。”小猴又问:“既然如此,那又何必依赖狙公,反而受他的役使呢?”话没说完,众猴就恍然大悟了。这天夜里,它们等狙公睡着后,就毁坏了栅栏、木笼,把积存的果实全带上,一起跑到山林里去,从此不再回来。  狙公于是饿死了。郁离子听到这件事后说:“世上靠手段役使百姓而不讲道义和法度的,大概也像这位狙公吧!只是百姓还没觉悟罢了,一旦有人开导他们,那些在上者的手段就将毫无作用了!”

      小时候读刘基的《楚有养狙以为生者》,只是觉得痛快,尤其是读到众猴乘狙公熟睡,破栅毁笼、抢粮归山的时候,莫不血脉贲张,豪气冲天。一言以蔽之,曰:“造反有理”。成年后又有机会接触了多遍,才发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造反故事。
  全文不长,引用如下:
  楚有养狙以为生者,楚人谓之狙公。旦日必部分群狙於庭,使老狙率以之山中求草木之实,赋什一以自奉。或不给,则加鞭箠焉。群狙皆畏苦之,弗敢违也。一日,有小狙谓众狙曰:“山之果,公所树与?”曰:“否也,天生也。”曰:“非公不得而取与?”曰:“否也,皆得而取也。”曰:“然则吾何假於彼而为之役乎?”言未既,众狙皆寤。其夕,相与伺狙公之寝,破栅毁柙,取其积,相携而入于林中,不复归。狙公卒馁而死。
  郁离子曰:“世有以术使民而无道揆者,其如狙公乎?惟其昏而未觉也,一旦有开之,其术穷矣。”
   
   我们现在看一下狙公对猴子实行的是什么样的管理?“旦日必部分群狙於庭”,说明在每天出山之前,狙公是要进行“战前动员”的,除了部署工作,兼有“洗脑”的功效,不外乎讲劳动光荣以及依法纳税的重要性;“使老狙率以之山中”,说明狙公并不是亲自上山,他依靠的是官僚化的行政系统,“老狙”相当于一个主管业务的执行经理,至少是一个中层领导;“赋什一以自奉。或不给,则加鞭箠焉”,说明“10%”的税率并没有征得纳税人的同意,当纳税人无法完成时,他就用暴力手段强制征取;“群狙皆畏苦之,弗敢违也”,说明在狙公的管理体系中并没有一个申诉的渠道,除了忍气吞声,作为被统治的众狙没有任何手段可以制约狙公。综上所述,从出山之前的“战前动员”,到由“老狙”率领的官僚体系管理,到没有任何权利只纳税,以及下班之后关在笼子里的猴身控制等种种要素上看,狙公对猴子实行的都是从肉体到精神,从意识形态到经济基础的超法西斯的极权主义统治。
  一般来说,偶见的不平和失误不会激动大多数的顺民跟着野心家蛮干,只有明确的证据指向统治者正在行使对他们怀有敌意的计划,而且这种计划凭借和平的手段是万难改变的,这时,被统治者才会被迫起来反抗。难道理性动物凭借起码的感觉和思维,维护生命的存在,这能归咎于理性动物具有理性吗?如果人们一味指责反抗行动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人员和财产伤亡,那么,这不是指责结果而不指责原因吗?
  假如狙公实行的不是从肉体到精神的全面控制,而是在多次听到猴子的哀哭、怒号、甚至是零星的反抗后,及时调整统治方略,在猴子中实行独立工会制度,察纳雅言,降低“个人所得税”,从宽处置犯有过失或纳税不足的公民,那么,暴乱也不是绝对不可以避免。但极权主义统治使独裁者过于迷信暴力,虽然不管是由于受人哄骗还是出于恐惧,民众中的大多数总是习惯于逆来顺受,但这并不意味着施暴者可以恣意妄为。当一个政权昏暴到极点,以至民众觉得用任意一个政权代替都会减轻他们的痛苦时,他们中就连那些最老实巴交的也会选择铤而走险。因为根据“血酬定律”,当一个时代的民众觉得忍耐就是坐以待毙,反抗的机率是100%;而选择反抗,被杀头与“革命成功”、被招安的机率各为50%时,民众中就连我这样的贪生怕死之辈也会扛起锄头出门。
  这说法也许会让一门心思评职称的教授睡不着觉,但以往的历史告诉我们,民众——尤其是那些具有专制传统国家的民众,弊害非到大得无法忍受,祸乱非到多得无法做稳奴隶,他们是不会选择反抗的。“群狙皆畏苦之,弗敢违也”,是大多数民众面对专制暴力的常态反应。假如狙公不要把“鞭箠”作为唯一的统治武器,给众狙哪怕是点滴申诉的机会,“馁而死”的命运也许就可以避免。假如他规定,众狙有不满现状的,可以向老狙反映,也可以直接向他本人反映,如果都没有效果,可以组织示威游行;这样,当猴群由小狙率领游行到狙公的住地——我们权且称为“狙府”——时,狙公完全可以利用这最后的机会,公开向他执政以来历次运动中的受害者赔礼道歉,并答应立即释放在押政治犯,平反冤假错案,并为历次“严打”运动中致残、致死的受害者及其家属进行经济赔偿,并在游行队伍前用高音喇叭公开承诺:从即日起,狙公管理的国家“个人所得税”由10%降为1%,已收的部分狙公将用于给众狙盖别墅,装空调,安装可视电话,修单身宿舍,并对学龄幼猴实行九年义务教育,对猴子中的鳏寡孤独实行抚助等。尤其是在接见游行代表——也就是小猴——时,狙公甚至痛哭流涕,对他多年来的残暴统治忏悔不已,抹干泪珠,他郑重声明:从今年起,这个猴子国家将“还政于猴”。由猴子直接选举议会和总统,以后每隔五年选举一次。议会将成为未来猴国唯一的立法机构。在新的总统投票产生以前,我,狙公,不过是代为摄政。一俟正式总统从验票箱中产生,我狙公将全身而退,决不恋栈。
  如果这样,众狙看在他“知错就改”的份上,或许会让他干一届总统也说不定,至少不会那么快就饿死。但事实常常不随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,倒常常会转移人的主观意志。独裁者不到万不得已,决不会自动放下武器。迎接众猴的仍然是一成不变的“鞭箠”。这就等于把猴子彻底推到了对立面,进入战争状态里,而在战争状态里,猴子杀死狙公就好像杀死一只猛兽和豺狼一样。因为当现实的黑暗确定不移地指向绝望,猴子在大地上根本没有任何申诉的机会时,它们就只能把申诉的愿望指向上天,而上天在地上实行的只有自然法。在自然法中,任何被造物——包括人类——都有权惩处一个明显地对他的生命和财产怀有敌意的人。因为那个伤害自己的人用他的行动表明,自然赋予人的理性在他的身上已不起作用,那么,理性法则也将不再保护他的安全。《孟子. 梁惠王下》中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对话:“齐宣王问曰:‘汤放桀,武王伐纣,有诸?’孟子对曰:‘于传有之。’曰:‘臣弑其君,可乎?’曰:‘贼仁者谓之贼,贼义者谓之残,残贼之人谓之一夫。闻诛一夫纣矣,未闻弑君也。’”这说明即使在两千多年前的孟子看来,人们杀死一个残民以逞的暴君,在性质上也只等同于杀死一个独夫,与君臣伦理无涉。
  但猴子比人类慈悲的地方在于,它们没有在夺了粮仓之后,乘胜追击,绕过铁丝网,在狙公的卧室里放一把火;或者把老家伙从被窝里拉出来游街示众。毕竟是老领导嘛,下不了手。但主要原因在于,猴子——尤其是有了像小猴这样富有先进思想的高级领导人——这次起义便不再是为肚皮而起的简单造反,而是一场伴随着思想启蒙的独立革命。虽然狙公曾经那样残暴地对待过它们,但它们在选择了用脚投票之后,狙公的暴政对它们而言就不复存在。它们认为,它们没有权利拿走它们不能赐予的东西。战败者也不能丧失多于他们所能丧失的东西。狙公的生命是上帝给的,因而猴子不能拿走它们不能赐予的。独裁者狙公从它们手里夺走的主要是劳动果实,现在,在它们重新夺回之后,狙公就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丧失,因为没有见到狙公有明确的猴命记录。
  但即使是这样,狙公还是死了。因为作为独裁者的狙公,他要依赖猴子而生存,而猴子不以任何方式依赖于他,就像孙悟空不以任何方式依赖唐僧,而唐僧离了孙悟空连吃饭睡觉都成问题一样。就这样,狙公为人类的专制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,连享年多少岁,都没有搞清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